【布达佩斯印象】烟囱铁轨绿皮火车

孩提时期的记忆,越长大越清晰,离家越远,越靠近。

秋风阵阵的午后,出门走走,了无目的,踩过一路落叶翻滚,眼睛抵达处便是终点。于是,满眼的终点难收难管,最终发展成接天莲叶无穷碧的严重事态。

喜欢坐在H5的小火车上,稀落落的人,车速不快摇摇晃晃,兴致好的话,衬着一路风景,直接坐去圣安德烈小镇。


如果兴致超级好,那么,有意思的站头下车,然后,就像苏芮唱的那样:跟着感觉走。

感觉跟着情怀走。

那次下车只为了看到车窗外闪过一个烟囱,这烟囱像极了儿时语文课本上画的那样。瞬间,记忆的闸门又被打开,急急下来,急急小碎步往烟囱的方向寻去,就像要急急寻回一去不复返的童年。

童年里,语文课本上画着烟囱铁轨铁塔,红领巾在前胸飘扬的孩子举起拳头目光炯炯。这一课的中心思想:好好学习,努力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。

童年已远,现代化早已实现,铁轨和烟囱,只局限在小学语文课本上零距离抚摸过的铅印图片。但是,而今,课堂的万里之外,铁轨在眼前,烟囱在眼前,记忆里的图片被布达佩斯还原成了实物,近在咫尺,随意触碰。

那一刻,人是恍惚的,甚至开始怀疑时空。

朝向烟囱呆立,在记忆与现实的碰撞中感怀,一声长鸣,H5 驶过,绿色外套,增强版恍惚接踵而至,错以为跌入周云蓬《绿皮火车》。

烟囱铁轨绿皮火车,这是怎样的时代特征?谁能告诉我。

一个人,兜兜转转一生,变迁很多,不变的,也不少,比如情怀。

比如《似水流年》这样唱:

外貌早改变

处境都变

情怀未变

最近走了好多人,金庸也走了,好多人怀念他,怀念,何尝不是因为情怀,他笔下:有他定义的江湖,你忧伤的青春,我们念念不忘的快意恩仇,儿女情长。

(作者:第三人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