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布达佩斯印象】暖气里快乐的南方人

      哎呀妈呀,你们南方人可真经冻。
      ~~
      在布达佩斯,这句话是每年冬季都会收到的,来自于一位辽宁的大姐。
      初冬,当我还单一条牛仔裤,衬衫外面只罩件毛衣,噼里啪啦行走于街头的时候,大姐早已皮裤里塞了打底裤,貂皮大衣的内衬是羽绒服,还一个劲喊冷。
      看我穿得如此孤苦伶仃,大姐上下牙齿直打架。
      但,我真没感觉多冷呀。
      家里暖气,公交暖气,商场暖气,只要不是长久待在室外,从一个地方积聚的热量足够可以维持进到下一个室内。
      北方人从小习惯了屋里有暖气的待遇,估计对这方面不以为然,但作为资深长江沿岸的南方人一枚,布达佩斯在这方面给予的福利,让我快乐得忘乎所以蹦蹦跳跳。

  


      南方的冬季多阴雨,那是湿哒哒钻进骨子里面的阴冷,而且,不搞特殊化,室内室外一个样,绝对公平。
      所以,北方的冬季哪里懂得南方的冬季有怎样的冷,长江沿岸尤甚。
      那时候的冬天,印象最深,小学是一所庙宇改造的,黑瓦平房,里外泥地。夜里下了雨,清晨,檐头挂满长长短短的冰棱子,吃饱穿暖的现在,回头想想好诗意,        但在那时,我唯一想到的就是冰糖,那种难得一见甜到发鲜的冰糖。
      老师同学清一色穿着黑雨靴,里面塞了干稻草或者白棉花,但还是冷得齐刷刷在教室里面跺脚,那种冷到钻心的痛,像赤脚站在泥地上被虫子在咬,有时冻麻木了,也像脚趾头没有长在雨靴里。
      手上戴着妈妈织的半截手套,露出的手指便于握笔,写几下,笔握不住了,字像蚯蚓,冻成冰棍一样的指头放到嘴边哈口热气。